传奇故事连载:新牛郎织女传之九、之十(作者:黄兴洲)

时间:2019-09-11 来源:www.513tsw.com

  2019 哒哒故事汇

  

  新牛郎织女传(九)

  牛良进了清华大学,真是如魚得水,他勤奋好学,老师喜欢他,他喜欢体育活动,同学们拥护他,他还常常参与做些公益活动,领导赏识他。四年过去,毕业分配时,学校帮他推荐的不少单位愿意聘他,他都一一谢绝。他的心在家乡,在知遇的公司老总那里,那里还有个心心相印的妹妹,他要回去。

  因家境的现实,他走一边工作一边读研的路子,他毅然回到家乡。顾老总还躭心清华大学高才生会''择良木而棲''呢,想不到牛良一诺千金回来了。

  老总搞了个隆重的欢迎仪式,并拨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给他和痴女住。

  痴女进修两年早已做了公关部经理,月薪一万元,还有奖金,福利之类。

  牛良的职位暂时先做总经理助理,待有缺职时另行安排,年薪暂定三十万,不算年终奖金和福利待遇。

  这兄妹俩的工作就绪了,萌生了寻找亲人的念头。

  牛良问舅舅可有妈妈的信息,舅舅说没法查找,只知道妹妹被牛良大伯逼嫁时,牛良妈妈说要远走他乡,死了也不回来了。

  牛良决定找大伯一趟。他与舅舅商量去找大伯的措施如何进行,舅舅也没好主意。

  牛良决定单人匹马回老家一趟,他向老总请了三天假,老总慨然应允并派一名司机开车同去,这名司机是老总的保镖,防止不测事件发生,好有个照应。

  为了做的细致,牛良决定不张扬,他便装旧履和司机去了老家。

  进村头,牛良让司机把车停村外树荫下等候,时间长不见回来再去接应。

  他打听到了老家的位置,来到一处门庭并不太辉煌的院前,看見一个大约七十多岁的老头躺坐在一把半旧的竹椅上。他不认识大伯,他走过去很有礼貌地问,老人家,这是牛步礼的家吗?

  老头慢腾腾地睁开睡不醒的眼睛,看了看来人,问,你找他干吗?我就是。一听他就是要找的大伯,牛良亮明了身份。

  老头一听来人是牛良,吓了一跳,急忙站起来问,你…你…从哪来?想干什么?牛良也不想拐弯抹角,直接问到,大伯,当年我妈到哪里去了,你有信息吗?

  老头打量了一下牛良武大三粗,墨眉朗目,炯炯有神的样子,心里先自虚了。他想起弟弟死后,为侵占这块房产所做的一切,逼走弟媳的情景有点后怕。口不应心地说,我哪知道那女人跟人跑哪去了?你说你是牛良,有什么证明,不说牛良死了的吗?

  此时的牛良悲痛难当,舅舅给他讲的情景,因年龄小没多少印象,可是面对大伯这副无赖嘴脸,气不打一处生。他冷笑两声说,我喊你大伯是敬你是老辈,你咒我死了好占我父亲那座小院,太不应该了吧?

  正在这时,从屋里出来一个老妈妈,她已听了半天了,她怕老头子招架不住,来个先法制人,出来就骂,这是从哪来的个野种,来这里找娘,那个X女人谁知道跟什么人跑了,小二小三快来,有人来找您爹的事了。

  她这一吆喝,从后院跑出两个赤臂汉子,是她两个正跟人赌博的儿子,手里还攥着一把牌呢。正是霸占牛良家宅屋正主。

  牛良气往上顶,本不想惹事生非的,看来不可能了。

  新牛郎织女传(十)

  牛良一看来人,黄不拉叽,瘦不拉碴,走路没个正形,两个赤膊汉子,估计是那老女人口中的俩儿子。本来父亲留下的遗产应该是妻儿继承,现在房产已占还出言不逊,想干什么呢?

  他才不怕这两个混蛋呢。那个叫小二的汉子走到牛良跟前,上下打量了几眼问,你想干什么?

  牛良坦然相对,说,我来打听我母亲的下落,你们怎么出口伤人呢?老女人又加杠说,找你娘该哪找哪找,跑俺门前干什么?谁知你是哪来的山猫野猴子。

  牛良气炸了肺,刚开口要说话,不防那个赤膊汉子照牛良胸口就是一拳,牛良虽没防备,但对这件雕虫小技怎能放在心上。看看拳头就要触及衣衫,伸手抓住赤膊汉子伸来的拳头一带,咣当,那傢伙狗啃泥趴在地上。

  小三一看二哥丢人现眼了,急忙把牌一扔,抓起门前靠着的尖头锨就朝牛良铲来。

  牛良赤手空拳,连躲两次,不想造成伤残,但是实在气极,抬脚奔锨杆踢去。说时迟,那时快,正在脚尖与锨杆相接之时,倒地的老二两把抱住牛良的另一条腿狠命一拽,牛良轰然倒地,无巧不巧,奔来的锨头一下铲在老二的肩膀上,顿时,老二大叫一声''疼死我了''。

  牛良翻身正要爬起,老三的锨头又奔他的头部铲来,牛良伸臂一挡,只听咣当一声,锨杆飞出几米朝外。

  跟来的司机久久不见牛良回来,他锁上车来寻,正赶上老三举锨欲铲牛良,他弯腰拾一块小石块奋力一掷,不偏不斜正好击在老三手腕处。

  借此机会牛良一跃而起。此事早有人报告了村部和派出所。村里先安排人把牛二送去医院包扎,派出所民警把村长和牛良人等带到所里了解情况,牛良没坐派出所的车,司机把车开出来,打开车门让牛良坐进去,惊得村民半天合不拢嘴。民警也不知这两个是什么人,警车开道一齐去了所里。

  牛良把回家寻亲的事一说,吓得牛三半死,他直骂自己有眼无珠,牛老头也吓得直筛糠。

  打人犯法,侵占别人财产犯罪,在法律面前,牛老大家是栽了个大跟头。他们一家一直认为讹孤儿寡母是牛家的家务事,认为女人远走他乡,牛良生死不明,没想到牛良混得风光无限回来了。

  村里过去惹不起牛二牛三两个混蛋,都避之甚远。现在兄弟俩犯了法,有法律制裁,伤得是亲兄弟也不行,虽然没人起诉,按法律程序,公诉人宣布判处牛三故意′伤害罪两年,缓刑两年,牛三故意伤人罪一年,缓刑一年,因为是村霸,绳之以法为老百姓也出了一口气。

  派出所和村里都重视牛良寻母一案,决定利用公安系统的力量,帮助牛良寻找亲人。

  事情反应到公司老总那里,老总为办事出效率,考虑派出所办事经费不足,先预付三万元,等找到牛良母亲线索,再给五万元。

  派出所有此资金做底,查得十分卖力,不久就有了消息。

  

  新牛郎织女传(九)

  牛良进了清华大学,真是如魚得水,他勤奋好学,老师喜欢他,他喜欢体育活动,同学们拥护他,他还常常参与做些公益活动,领导赏识他。四年过去,毕业分配时,学校帮他推荐的不少单位愿意聘他,他都一一谢绝。他的心在家乡,在知遇的公司老总那里,那里还有个心心相印的妹妹,他要回去。

  因家境的现实,他走一边工作一边读研的路子,他毅然回到家乡。顾老总还躭心清华大学高才生会''择良木而棲''呢,想不到牛良一诺千金回来了。

  老总搞了个隆重的欢迎仪式,并拨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给他和痴女住。

  痴女进修两年早已做了公关部经理,月薪一万元,还有奖金,福利之类。

  牛良的职位暂时先做总经理助理,待有缺职时另行安排,年薪暂定三十万,不算年终奖金和福利待遇。

  这兄妹俩的工作就绪了,萌生了寻找亲人的念头。

  牛良问舅舅可有妈妈的信息,舅舅说没法查找,只知道妹妹被牛良大伯逼嫁时,牛良妈妈说要远走他乡,死了也不回来了。

  牛良决定找大伯一趟。他与舅舅商量去找大伯的措施如何进行,舅舅也没好主意。

  牛良决定单人匹马回老家一趟,他向老总请了三天假,老总慨然应允并派一名司机开车同去,这名司机是老总的保镖,防止不测事件发生,好有个照应。

  为了做的细致,牛良决定不张扬,他便装旧履和司机去了老家。

  进村头,牛良让司机把车停村外树荫下等候,时间长不见回来再去接应。

  他打听到了老家的位置,来到一处门庭并不太辉煌的院前,看見一个大约七十多岁的老头躺坐在一把半旧的竹椅上。他不认识大伯,他走过去很有礼貌地问,老人家,这是牛步礼的家吗?

  老头慢腾腾地睁开睡不醒的眼睛,看了看来人,问,你找他干吗?我就是。一听他就是要找的大伯,牛良亮明了身份。

  老头一听来人是牛良,吓了一跳,急忙站起来问,你…你…从哪来?想干什么?牛良也不想拐弯抹角,直接问到,大伯,当年我妈到哪里去了,你有信息吗?

  老头打量了一下牛良武大三粗,墨眉朗目,炯炯有神的样子,心里先自虚了。他想起弟弟死后,为侵占这块房产所做的一切,逼走弟媳的情景有点后怕。口不应心地说,我哪知道那女人跟人跑哪去了?你说你是牛良,有什么证明,不说牛良死了的吗?

  此时的牛良悲痛难当,舅舅给他讲的情景,因年龄小没多少印象,可是面对大伯这副无赖嘴脸,气不打一处生。他冷笑两声说,我喊你大伯是敬你是老辈,你咒我死了好占我父亲那座小院,太不应该了吧?

  正在这时,从屋里出来一个老妈妈,她已听了半天了,她怕老头子招架不住,来个先法制人,出来就骂,这是从哪来的个野种,来这里找娘,那个X女人谁知道跟什么人跑了,小二小三快来,有人来找您爹的事了。

  她这一吆喝,从后院跑出两个赤臂汉子,是她两个正跟人赌博的儿子,手里还攥着一把牌呢。正是霸占牛良家宅屋正主。

  牛良气往上顶,本不想惹事生非的,看来不可能了。

  新牛郎织女传(十)

  牛良一看来人,黄不拉叽,瘦不拉碴,走路没个正形,两个赤膊汉子,估计是那老女人口中的俩儿子。本来父亲留下的遗产应该是妻儿继承,现在房产已占还出言不逊,想干什么呢?

  他才不怕这两个混蛋呢。那个叫小二的汉子走到牛良跟前,上下打量了几眼问,你想干什么?

  牛良坦然相对,说,我来打听我母亲的下落,你们怎么出口伤人呢?老女人又加杠说,找你娘该哪找哪找,跑俺门前干什么?谁知你是哪来的山猫野猴子。

  牛良气炸了肺,刚开口要说话,不防那个赤膊汉子照牛良胸口就是一拳,牛良虽没防备,但对这件雕虫小技怎能放在心上。看看拳头就要触及衣衫,伸手抓住赤膊汉子伸来的拳头一带,咣当,那傢伙狗啃泥趴在地上。

  小三一看二哥丢人现眼了,急忙把牌一扔,抓起门前靠着的尖头锨就朝牛良铲来。

  牛良赤手空拳,连躲两次,不想造成伤残,但是实在气极,抬脚奔锨杆踢去。说时迟,那时快,正在脚尖与锨杆相接之时,倒地的老二两把抱住牛良的另一条腿狠命一拽,牛良轰然倒地,无巧不巧,奔来的锨头一下铲在老二的肩膀上,顿时,老二大叫一声''疼死我了''。

  牛良翻身正要爬起,老三的锨头又奔他的头部铲来,牛良伸臂一挡,只听咣当一声,锨杆飞出几米朝外。

  跟来的司机久久不见牛良回来,他锁上车来寻,正赶上老三举锨欲铲牛良,他弯腰拾一块小石块奋力一掷,不偏不斜正好击在老三手腕处。

  借此机会牛良一跃而起。此事早有人报告了村部和派出所。村里先安排人把牛二送去医院包扎,派出所民警把村长和牛良人等带到所里了解情况,牛良没坐派出所的车,司机把车开出来,打开车门让牛良坐进去,惊得村民半天合不拢嘴。民警也不知这两个是什么人,警车开道一齐去了所里。

  牛良把回家寻亲的事一说,吓得牛三半死,他直骂自己有眼无珠,牛老头也吓得直筛糠。

  打人犯法,侵占别人财产犯罪,在法律面前,牛老大家是栽了个大跟头。他们一家一直认为讹孤儿寡母是牛家的家务事,认为女人远走他乡,牛良生死不明,没想到牛良混得风光无限回来了。

  村里过去惹不起牛二牛三两个混蛋,都避之甚远。现在兄弟俩犯了法,有法律制裁,伤得是亲兄弟也不行,虽然没人起诉,按法律程序,公诉人宣布判处牛三故意′伤害罪两年,缓刑两年,牛三故意伤人罪一年,缓刑一年,因为是村霸,绳之以法为老百姓也出了一口气。

  派出所和村里都重视牛良寻母一案,决定利用公安系统的力量,帮助牛良寻找亲人。

  事情反应到公司老总那里,老总为办事出效率,考虑派出所办事经费不足,先预付三万元,等找到牛良母亲线索,再给五万元。

  派出所有此资金做底,查得十分卖力,不久就有了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