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来自民间的艺术 300年”地秧歌“扭进国家级非遗

时间:2019-09-09 来源:www.513tsw.com

  刚刚过去的这个暑假里,朝阳区小红门乡的郭继扬、徐瑞茜、路琪然等20多个小朋友,亲身体验了家乡祖传的一项特殊表演,他们在非遗培训班里学会了扭“地秧歌”。这个祖上传下来的衣服华丽、脸谱浓艳的老玩艺,深深的引起了孩子们的兴趣,他们参与社区活动的同时也了解了家乡的文化。

  小红门地秧歌300年经久不衰

  

  小红门地秧歌的传承人赵凤岭

  今年73岁的赵凤岭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小红门地秧歌的传承人。老赵说,要往前捯起来这四代有文字记载的分別是:陈永立、景荣和景禄、芦德瑞和赵凤岭。 赵凤岭说,2011年5月,小红门地秧歌入选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源于它的历史悠久和影响力。

  小红门地秧歌流行于朝阳区小红门乡红寺村,是一种活跃在民间节庆活动中的,群众性的,有固定角色装扮的广场歌舞表演的艺术形式,是一挡历史悠久,组织严密的民间花会。

  该会起源于清乾隆二年(1737)年,至今已有282年了。其全称为太平同乐秧歌圣会。

  “地秧歌”起源于货郎的拨浪鼓

  

  据赵凤岭介绍,清朝时滿人喜扭秧歌,现东北地区仍很广泛。秧歌分大秧歌和地秧歌两种,前者踩在高桡上,后者脚踏平地。当年肖村(含红寺)一带皆农户,到了农闲的冬季又兼做买卖的多。人们闲时常自娱自乐,有一天,村里来了一个卖针头线脑的货郎。他举着一个上面是小鼓、下面是小锣的响器不停地晃动,发出哗楞楞的悦耳声音,呼喚人们来买货。这货郎偶尔也到村中茶馆小憩,村民与之聊天就探讨此物还有何用场。货郎答曰,扭秧歌时用它伴奏“三打祝家庄”的曲牌。在众人相邀之下,货郎遂住了下来教会村民怎么扭,这就是肖村地秧歌的起源。

  历经重整“地秧歌”走向规范

  

  可是红寺这个地秧歌会成立多年以来,却没有正式名分。被清朝庭视为“黑会”,就是因为它没有履行“贺会”的手续。后来还是在红寺大庙里邀京师数十位会首相贺,这才给正了名。当年北京有会规“三年不走(会)要重整,五年不走(会)要重贺”,无非是敦促各会开展活动。红寺地秧歌老会,经历了自乾隆二年承启,道光六年重整,光绪五年重整,中华民国十四年重整,当时记载的是“左安门外红寺村太平同乐秧歌圣会”。到了公元1987年又一次重整。

  作为秧歌会的第四代传人的赵凤岭也在继承传统同时创新中不断努力。整理老唱本时,他说,几代前人誊写的唱词,几乎概括了老段子的全部,我整理时则连词帶调一起收入。前辈撰稿人王恩荣在120多年前就把以往口传心授的东西,首次用文字记录下来,给后人留下宝贵的资料。另一位前辈谢连福(已故)又在王本的基础上加上自己一生所学的所有唱段。分別有三国唱段24段、封神唱段12段、列国、隋唐12段以及全本白蛇传和零散段子44段,共计近百段逾万余字。放在一起才是我们往下传承的资本。

  非遗传承为己任

  

  曾经务过农、做过工、行过医的赵凤岭今年已经73岁了,头两年还患过脑血栓,但是有地秧歌这摊牵挂着,他丝毫不敢怠慢。除了会里正常的训练,还在两所学校开设了非遗课,老人整天忙的像个陀螺,他还格外喜欢淘气的孩子,说他们反应灵敏、学的快。瞅着一茬接一茬孩子的成长心里还是很乐呵。

  古稀之年的赵凤岭说,红寺村地秧歌曾经被埋没很多年了,在我有生之年,借着这良好的契机,得让地秧歌走出去走向广阔的舞台。“人迟早会死,可这玩艺必须得传下去,我已建立了接班人的梯队,现在演出、训练和管理的任务己逐渐向徒弟身上转移。”

  赵凤岭现在是地秧歌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也是两所学校地秧歌进校园传承活动中给孩子们请来的老师。对此,老赵说,非遗这项事业只有传下去才是咱们这代人的本事。这方面我绝不能留下遗憾,现在传给小学生,以后他们上中学了咱们再继续培养新一茬的。使学校作为一个基地源源不断培养人才,这样地秧歌就后继有人了。

  赵凤岭忘不了师父临终时,拉着自己的手托付他把队伍帶好,把玩艺传下去的殷殷嘱托。如今,他这支由老中青少结合起来的队伍已达到七、八十人。当初条件艰苦时,这支号称“花子”会的服装破旧不堪,现在在乡、村两级支持下也焕然一新、光彩照人。在老赵推行的把京剧表演方式熔入地秧歌试验下,他们那一出出传统戏和看家戏“三打祝家庄”,越发的大放光彩、熠熠生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