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少年死后装神弄鬼吓唬恶商,意外获得百万财产,可惜用不上

时间:2019-09-06 来源:www.513tsw.com

  小说:少年死后装神弄鬼吓唬恶商,意外获得百万财产,可惜用不上

  胡金鳌住在全市有名的高档小区——芳菲苑。

  或许知道仇家多,胡金鳌的别墅门禁森严,沈珵无法靠近。

  按照两人的计划,徐建先进入胡金鳌的别墅,沈珵则在外面等候,等胡金鳌吓个半死的时候,他再装成高人上门。

  很俗很常见的套路,但有徐建这个正儿八经的鬼配合,是个人都得上钩!

  胡金鳌的家非常大,泳池、草坪、花园等土豪的配置一样不缺。

  兴许是亏心事做到了,到了深夜依然有保镖站岗巡逻。

  这些保镖一个个长得孔武有力,气质凶悍,一看就知战斗力非同小可,可惜他们看不见鬼,徐建大摇大摆的就走进去了。

  胡金鳌的豪宅上下五层,房间众多,徐建这种土鳖哪里见过。

  这豪宅了住的除了胡金鳌,还有他的妻儿以及亲信。

  幸好胡金鳌是本地名人,经常上报纸和电视,徐建认识他,否则还真不好找。

  徐建找了好久,终于在三楼一个房间找到正主。

  房间里有一张很大的床,胡金鳌躺在上面鼾声如雷,睡得正香。

  除了他之外,床上还横七竖八地躺着三个赤身的女人。

  徐建为之侧目,“你捞这么多钱就算了,还霸占这么多女人,难怪世上光棍越来越多,敲你点钱完全是替天行道!”想到这里,仅有的那点负罪感也没了。

  鬼想吓人,第一步当然是让人能看见他们。

  沈珵用科学的方法和徐建讲过其中的奥秘。

  按照科学的说法,人能看见东西,是因为物体的反射光通过晶状体折射成像于视网膜上。再由视觉神经感知传给大脑。这样人就看到了物体。而鬼是无法反光的,人自然就看不见了。所以鬼要是想让人看见他们,必须用异能将形象直接投射到人的视网膜上。

  至于沈珵这样的玄门中人,则是通过双眼把异能投射出去,再通过反射来探知人眼看不到的东西,这就是阴阳眼或者说天眼的奥妙所在,原理其实和人类的科技产品雷达差不多。

  沈珵已经教过徐建怎么用异能把形象投射到人眼之中,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叫醒胡金鳌。

  胡金鳌荒淫奢侈的生活,徐建非常不满,用异能化成手掌,左右开弓,啪啪打了两巴掌。

  徐建用力很大。胡金鳌吃痛惊醒,捂着脸大叫:“谁……谁……是谁!”

  没有人回应,胡金鳌打开灯,除了床上睡着的三个女人,没有看见其他人。

  胡金鳌认为偷袭他的定是其中的一个,怒气腾腾地伸脚踹醒三女。

  三个女人张开惺忪的睡眼问:“怎么了,胡爷?”

  胡金鳌指着肿起的脸,大声道:“刚才是谁打的我!”

  三个女人这才看清,胡金鳌的双脸红肿,上面还有两个猩红的巴掌印。

  “哎呀!胡爷,你的脸怎么了?是谁下这么重的手!”留着波浪卷发的女人首先反应过来,立马大呼小叫,好摆脱嫌疑,然后指着另外两个女人问:“是不是你们!”

  另一个留着长发的女人用力推开卷发女人的手,否认道:“你要不血口喷人!”

  剩下一个微胖丰满的女人也跟着说:“就是,你少恶人先告状,我看是你才对!”

  卷发女人看她们统一了战线,一张嘴只怕说不过两张嘴,争执下去肯定吃亏,赶紧抱住胡金鳌,嗲声嗲气道:“胡爷,你看她们好过分,做错了事还冤枉我!”

  胡金鳌也不能确定是谁,心情很是烦躁,一把推开卷发女人:“去去去,一边待着,等会儿再跟你们算账!”

  三个女人都很畏惧,安静下来,不敢做声。

  胡金鳌捂着脸走进卫生间,打开灯看见镜子里的脸肿的老高,足足像是胖了十几斤,吓了一跳。

  “妈的,哪个贱人干的?下手真够狠的!”胡金鳌嘴里骂骂咧咧,先对着镜子看了下左脸,又转头看了右脸,恰在此时,镜子里的胡金鳌猛地转头正面对着他,露出诡异的微笑。

  “什么情况?”胡金鳌侧着头,斜视着镜子里的自己,脑袋有点发晕,没搞清楚状况。

  忽然,镜子里的胡金鳌张开血盆大口,一张嘴占据了半个镜子,嘴里面里面长长的獠牙纵横交错,向胡金鳌发出尖利的嘶吼声。

  “啊……”胡金鳌吓得失声大叫。

  镜子里那张血盆大口突然冲出来,咬向胡金鳌。

  胡金鳌瞬间吓得大小便失禁,喷的满地都是,手脚并用往外爬。

  床上的三个女人听见胡金鳌的叫声,赶紧跑过来。

  谁知胡金鳌看见她们,好像见鬼一样大声喊叫。

  三个女人看见胡金鳌手脚瘫软,趴在地上惊恐大叫不止,互相看了一下,都感觉纳闷。

  这一切皆是徐建所为,他能把形象投射到人的眼睛上,自然想让他们看见什么都行。

  徐建看过很多鬼片,想营造出一些恐怖的景象吓人不难。在徐建的操纵下,胡金鳌看见的根本不是三个女人,而是三个面色雪白,长发利爪的女鬼。

  三个女人见胡金鳌一边叫着:“别过来!”一边往卫生间里躲,觉得奇怪,想过去问问。

  哪曾想胡金鳌看见她们三个过来,叫的更大声了,竭尽全力撑着瘫软的身体往里躲。

  三个女人连忙跑到胡金鳌身边,想把他扶起来。

  这下胡金鳌连叫都叫不出声了,只见他面色惨白,一身虚汗,瞪着双眼,大声喘气,像是连呼吸都费劲的样子。

  徐建也发现情况不对,赶紧收了异能。

  胡金鳌的视力终于恢复正常,发现身边三个女鬼突然变成熟悉的女人,虽然惊魂未定,但已不像刚才那般惊恐。

  “胡爷,你怎么了?”

  “是啊,刚才吓死我了!”

  三个女人说个不停,胡金鳌不耐烦道:“没事没事,扶我去床上。”

  “胡爷,你……”长发女子指着胡金鳌,捂着口鼻欲言又止。

  胡金鳌低头看了一下,发现从睡袍到腿上还有手脚都沾满黄橙橙的东西,顿时羞恼不已,想进卫生间清洗,一个人又害怕,对着三个女人命令道:“你们三个进来帮我洗!”

  三人虽然恶心,却不敢拒绝,帮着胡金鳌清洗干净。

  胡金鳌回到床上,想到刚才发生的事,仍然觉得恐怖,按了下床头的警铃。

  铃声响彻整个豪宅,一大群保镖匆匆赶来。

  三个女人听见保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立马掀起被子,藏住裸露的身躯。

  “老板!”第一个冲进来的是一个身高近两米,体壮似猩猩的彪形大汉。他是胡金鳌最信任的手下,名叫张四,为人忠心勇猛,力大无穷,这等煞星便是恶鬼看见也要掂量掂量。

  胡金鳌看见张四和众多保镖都来了,多了不少安全感,但鬼神之力,非凡人所能抗衡,便说道:“快去把我从泰国求的神像拿过来!”

  “好的老板!”张四应了一声,火速跑出去取神像。

  不一会儿张四就回来了,口中叫着:“拿到了,老板!”双手捧着神像递给胡金鳌。

  神像一尺多高,外表镀金,做工非常华丽精致。

  胡金鳌举着神像,信心满满地说;“我这是从泰国最有名的寺庙请来的,刚才戏弄我的恶鬼,还不赶快滚蛋!”

  徐建在一旁看着,他连沈珵的金佛都不怕,这神像对他不起作用也正常,至于神像是真是假他就不清楚了。

  胡金鳌等了一会儿,没有动静,以为徐建怕了,想到刚才丢尽了脸,大笑着从床上站起,语气嚣张道:“啊哈,我这是花了几十万请来的,法力无边,有胆出来试试!”

  “呦,还挑衅!”徐建笑了一下,手一挥,神像嗖的一声从胡金鳌手中飞出,摔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胡金鳌目瞪口呆地看着摔在地上的神像,像是中了定身术一样僵立不动。

  “老板,是不是没拿稳,我帮你捡回来!”张四说着把神像捡起来,送给胡金鳌。

  其他人不清楚神像为什么脱手,胡金鳌却知道是有道看不见的力量把神像从他手中夺走摔到地上的,能做到这件事的,除了鬼,还能有谁。

  “老板,放心。没摔坏!”张四尽力挤出温和的微笑,晃了晃神像,示意胡金鳌快接。

  胡金鳌呆呆看着神像,心里有如翻江倒海,暗暗骂道:“神特么没拿稳,这破东西骗我几十万,屁用没有!”越想越气,哪还肯接,一脚把神像踢飞。

  张四不明所以,问道:“老板,怎么了?”

  神像都没用,胡金鳌手足无措道:“我他妈撞鬼了!”他坏事做了不少,下意识认为徐建是某个被他害过的人变成鬼来寻仇。

  张四见自家老板吓成这样,登时怒了,对着空气骂道:“哪来的小鬼,敢在我面前装神弄鬼,有种出来我们单独练练!”

  “你还敢叫他出来!”

  那鬼有多恐怖,胡金鳌刚才见识过,气的想敲开张四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沙子!

  张四浑然不觉胡金鳌想杀人的目光,越骂越凶:“怎么,不敢出来了,那就赶紧回家,不然爷爷我一拳就能把你打扁!”

  徐建心想:“既然你强烈要求,那我只能满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