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里王灵娇,被侮辱和被损害的

时间:2019-08-26 来源:www.513tsw.com

  2019 妙播

  所有的剧都有个规则:若剧中有坏男人,必定会给他安上花心的特点,然后再配一个胸大无脑的妹子。

  这妹子傻乎乎,被男人玩了还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陈情令》也逃不过这一大哥身边的标配法则。

  此女子会是个小配角,看起来还能有短暂的不可一世,可是终究是那个被侮辱和被损害的人。

  

  王灵娇就是这样的妹子。

  她原本是王氏仙门小户,是温晁夫人的丫鬟。

  多半是个通房大丫头,才可以在爬上主人的床之后,还没被温晁夫人赶走。

  而且温晁这个人,极为风流的,想来温夫人也是个极为遵妇德的、谨遵温良谦恭让的女子。

  不觉得遵妇德有什么不好,毕竟当时的年代设定就是那样的;也不觉得坚定追求自己的幸福有什么不对,任何年代,都有追求自由和幸福的人。

  

  上一个这么做的丫头,下场是惨死。

  那就是《红楼梦》里王熙凤的陪嫁丫头,王熙凤原本带了4个丫头过去,结果只有平儿矜持自持,和琏二爷保持距离,剩下三个,待到故事开篇,林黛玉进贾府之前,就已经不见了。

  世界真的是很奇妙,到了王灵娇这里,她做了同样的事情,但是我却没多讨厌她。

  

  原因有三:

  

  其一,王灵娇是个胸大无脑的人,是坏人的标配,是脸谱化的符号。

  严格来讲,王灵娇在剧中根本没有作为一个人物存在,而是一个配置。

  怎么说呢?就好像东北大哥要大金链子大手表,旁边一个扒蒜小妹穿着貂。

  王灵娇就是那个扒蒜小妹。

  只要一看到她,旁人的眼里自然呈现出她身边那个大哥的样子来。

  也好比蓝忘机的那个玉佩,只要看到玉佩白衣飘飘的衣角,就表明蓝忘机出现了。

  没人喜欢她也没人特别讨厌她。

  她的恶毒只不过是为了符合她身份做出来的指定行为。

  

  其二,她特别蠢,胸大无脑嘛,自然要蠢。而且蠢得特别另类,超级有喜感。

  作为一个蠢到爬床上位的女人,她却要和仙门世家出身的虞夫人耍狠,说王氏不会放过你的。而且还是在江氏的地盘上。

  拜托啦,这好比一个小学生和一个高中生比身高,她自己还不知道自己是个小学生。

  还有就是在屠戮玄武洞里,都快要死在仙门众世家子弟的剑下了,旁边还有个虎视眈眈的吃人神兽屠戮玄武,此时她做的事情,居然是毁了绵绵的脸。拜托啊,换成我是就把她推到湖水中,现成的怪物,吃了她不是更好么?还能趁怪物咀嚼的时间去逃命,从此一了百了,简直不能更爽。

  

  要知道,把绵绵的脸烫伤,可能自己会丢了性命。多不值啊。

  可见她蠢到不会计算什么是快速的达到目的,而且能利益最大化。

  这就更加奠定了她无脑的嫉妒,脑回路自带喜感。

  

  其三,王灵娇正是被侮辱与损害的那个人。

  王灵娇的举动,蠢到让人无奈。

  她带人上门挑衅,却在自己毫无战斗力的时候惹怒虞夫人。要知道她踏上江家的码头,那云梦江氏,就是莲花坞的地头蛇,她也敢去惹一个暴脾气的人,是真·王·蠢而不自知·灵娇。

  

  她灵力低微,却在围剿江氏的时候把温逐流远远赶走。明知道自己不能打,这是不是自己不要命了?

  她唯一得以庇佑的资本就是温晁,结果当夷陵老祖归来,射日之征里,她看温晁节节败退,居然想逃?这操作我也不是很能理解,以她的性子,之前肯定得罪不少仙门世家的子弟,抱着细软逃走,还不如抱定温晁大腿,好歹身边有个化丹手照应,不然不怕被人杀死在荒山么?

  她是真的没在怕的,因为她不懂。

  她蠢到根本不明白这些最基本的人生道理。

  

  她唯一的功能就是衬托温晁的坏,但是作为配件的王灵娇,并没有特别风流的样子。而且温晁选女人的眼光是:漂亮+一心向着他。从这点来看,王灵娇并不是那种轻浮放荡的女子,而是只为了攀个高枝就满足的单纯女人。

  在她陷入危险,准备逃亡的时候,她也没有去勾引温逐流去求得保护,可见她不喜欢温逐流就不会折腰。这么一想还挺有意思的。

  

  这让我想起来茶花女,公爵为了自己的喜好就把她从乡下妹子包装成上流人士,教她礼仪教她享受上流人士的生活。可是某天,说断绝经济支援就断绝了。在她以为自己已经混成了上流人士的时候,在真正的上流人士眼里,她只不过是个妓女。

  所谓名媛,无非是贵族的玩物。

  

  所谓仙门王氏,也不过是温晁一时高兴的产物而已。

  王灵娇一只脚踏进了主子家里,便以为自己也是主子了,但其实温晁也不过是这一段时间中意她而已,即便温氏不倒,她也免不了被温晁弃了换人。

  

  若她真有脑子,还不如趁机拉拢魏无羡蓝忘机,帮他们说几句好话,还能谋得一席退路。

  若她还有一点心眼,也可以团结温情,至少温情温宁可以成为她在岐山温氏的一点力量。

  但她一点自己的势力都没培养,不,她根本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不然她也不会讨厌温逐流了。

  自己没地位没本领,却把自己催眠成心高气傲的名媛脾气,到头来,只不过是个众人眼里的妓女模样。

  

  到底该气还是该笑?

  若一个人真的蠢到如此地步,还是别攀高枝了,攀上了也站不住,终究会摔落下来,不如洗洗睡吧。

  至少睡个美容觉,把丫头的活儿做好了,还能混个管家当当,一生也衣食无忧了。

  所有的剧都有个规则:若剧中有坏男人,必定会给他安上花心的特点,然后再配一个胸大无脑的妹子。

  这妹子傻乎乎,被男人玩了还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陈情令》也逃不过这一大哥身边的标配法则。

  此女子会是个小配角,看起来还能有短暂的不可一世,可是终究是那个被侮辱和被损害的人。

  

  王灵娇就是这样的妹子。

  她原本是王氏仙门小户,是温晁夫人的丫鬟。

  多半是个通房大丫头,才可以在爬上主人的床之后,还没被温晁夫人赶走。

  而且温晁这个人,极为风流的,想来温夫人也是个极为遵妇德的、谨遵温良谦恭让的女子。

  不觉得遵妇德有什么不好,毕竟当时的年代设定就是那样的;也不觉得坚定追求自己的幸福有什么不对,任何年代,都有追求自由和幸福的人。

  

  上一个这么做的丫头,下场是惨死。

  那就是《红楼梦》里王熙凤的陪嫁丫头,王熙凤原本带了4个丫头过去,结果只有平儿矜持自持,和琏二爷保持距离,剩下三个,待到故事开篇,林黛玉进贾府之前,就已经不见了。

  世界真的是很奇妙,到了王灵娇这里,她做了同样的事情,但是我却没多讨厌她。

  

  原因有三:

  

  其一,王灵娇是个胸大无脑的人,是坏人的标配,是脸谱化的符号。

  严格来讲,王灵娇在剧中根本没有作为一个人物存在,而是一个配置。

  怎么说呢?就好像东北大哥要大金链子大手表,旁边一个扒蒜小妹穿着貂。

  王灵娇就是那个扒蒜小妹。

  只要一看到她,旁人的眼里自然呈现出她身边那个大哥的样子来。

  也好比蓝忘机的那个玉佩,只要看到玉佩白衣飘飘的衣角,就表明蓝忘机出现了。

  没人喜欢她也没人特别讨厌她。

  她的恶毒只不过是为了符合她身份做出来的指定行为。

  

  其二,她特别蠢,胸大无脑嘛,自然要蠢。而且蠢得特别另类,超级有喜感。

  作为一个蠢到爬床上位的女人,她却要和仙门世家出身的虞夫人耍狠,说王氏不会放过你的。而且还是在江氏的地盘上。

  拜托啦,这好比一个小学生和一个高中生比身高,她自己还不知道自己是个小学生。

  还有就是在屠戮玄武洞里,都快要死在仙门众世家子弟的剑下了,旁边还有个虎视眈眈的吃人神兽屠戮玄武,此时她做的事情,居然是毁了绵绵的脸。拜托啊,换成我是就把她推到湖水中,现成的怪物,吃了她不是更好么?还能趁怪物咀嚼的时间去逃命,从此一了百了,简直不能更爽。

  

  要知道,把绵绵的脸烫伤,可能自己会丢了性命。多不值啊。

  可见她蠢到不会计算什么是快速的达到目的,而且能利益最大化。

  这就更加奠定了她无脑的嫉妒,脑回路自带喜感。

  

  其三,王灵娇正是被侮辱与损害的那个人。

  王灵娇的举动,蠢到让人无奈。

  她带人上门挑衅,却在自己毫无战斗力的时候惹怒虞夫人。要知道她踏上江家的码头,那云梦江氏,就是莲花坞的地头蛇,她也敢去惹一个暴脾气的人,是真·王·蠢而不自知·灵娇。

  

  她灵力低微,却在围剿江氏的时候把温逐流远远赶走。明知道自己不能打,这是不是自己不要命了?

  她唯一得以庇佑的资本就是温晁,结果当夷陵老祖归来,射日之征里,她看温晁节节败退,居然想逃?这操作我也不是很能理解,以她的性子,之前肯定得罪不少仙门世家的子弟,抱着细软逃走,还不如抱定温晁大腿,好歹身边有个化丹手照应,不然不怕被人杀死在荒山么?

  她是真的没在怕的,因为她不懂。

  她蠢到根本不明白这些最基本的人生道理。

  

  她唯一的功能就是衬托温晁的坏,但是作为配件的王灵娇,并没有特别风流的样子。而且温晁选女人的眼光是:漂亮+一心向着他。从这点来看,王灵娇并不是那种轻浮放荡的女子,而是只为了攀个高枝就满足的单纯女人。

  在她陷入危险,准备逃亡的时候,她也没有去勾引温逐流去求得保护,可见她不喜欢温逐流就不会折腰。这么一想还挺有意思的。

  

  这让我想起来茶花女,公爵为了自己的喜好就把她从乡下妹子包装成上流人士,教她礼仪教她享受上流人士的生活。可是某天,说断绝经济支援就断绝了。在她以为自己已经混成了上流人士的时候,在真正的上流人士眼里,她只不过是个妓女。

  所谓名媛,无非是贵族的玩物。

  

  所谓仙门王氏,也不过是温晁一时高兴的产物而已。

  王灵娇一只脚踏进了主子家里,便以为自己也是主子了,但其实温晁也不过是这一段时间中意她而已,即便温氏不倒,她也免不了被温晁弃了换人。

  

  若她真有脑子,还不如趁机拉拢魏无羡蓝忘机,帮他们说几句好话,还能谋得一席退路。

  若她还有一点心眼,也可以团结温情,至少温情温宁可以成为她在岐山温氏的一点力量。

  但她一点自己的势力都没培养,不,她根本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不然她也不会讨厌温逐流了。

  自己没地位没本领,却把自己催眠成心高气傲的名媛脾气,到头来,只不过是个众人眼里的妓女模样。

  

  到底该气还是该笑?

  若一个人真的蠢到如此地步,还是别攀高枝了,攀上了也站不住,终究会摔落下来,不如洗洗睡吧。

  至少睡个美容觉,把丫头的活儿做好了,还能混个管家当当,一生也衣食无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