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西向南怎样理解山大学伴风波

时间:2019-07-19 来源:www.513tsw.com

  2019-07-13 16:00

  来源:旧闻评论

由西向南:怎样理解山大学伴风波?

  

  现在的情况发展到这个地步了,从单一角度去评论山大学伴风波,都会陷入两难境地:一方面会觉得所持观点有力,可以自洽;另一方面,诚实的评论者也难免怀疑,他们将受到其他论点的竞争与逼迫,感觉有所不逮。单个角度的评论无法涵盖所有争论,这是旧常识也是新问题。

  另外还需要确立一个基本认识,现有舆论场中的观点类型并非全部,最重要的那些可能还没下场开练,但它们要么隐忍不发,要么虎视眈眈。认识到这一点,有利于论者三省吾身,进而超脱地看待持论的正确性——换句话说,要自知所言的局限,且并不那么重要。

  山大学伴风波的诞生,离不开两个燃烧的因素:一是社交舆论中凝结在一些关键词上的偏见,如大学女生、黑人歧视、EASY GIRL、大学异化、留学生制度、护校宝等,它们在舆论场中的热度不一样,有的是炽热,有的是温乎乎,但串联到一起点燃,能量自然很大。

  二是在山大之前,福州发生宽待冲击交警的留学生事件,该事件与近期社会新闻中涌现的diss执法一致性相挂钩。留学生与执法公平问题,本来是相互交织的议题,并且形成“洋人超国民待遇”之争。山东大学一纸檄文,则为早已沸腾的观点之争添加大号燃料。

  山大7月7日写就的那份通报,用词可谓激烈,阴谋论推动行文,并以列举法将学伴制度蔓延到其他高校。从措辞、文本、效果看,山大这个声明都是失败的,它没有达到自辩清白的目标,不仅招同行暗恨,也激怒公众,它的作用就是重燃本已回落的超国民待遇之争。

等处都可以看到,但它挡不住随后的潮涌。

  山大这件事再次证明,社交媒体有助于呈现、蔓延观点,却无助于凝聚共识。即使在将山大女生被贴上固有标签、学生以个人名义辩白不是那么回事时,除了将火势扩大,并不能说服谁。而山大错误评估并处理舆情的惯性,证实它只会越陷越深。

  山大言不由衷的道歉,以及道歉后被揭发招募25名学生陪护骨折的津巴布韦博士留学生,成为新的材料。批评者将其视作山大腐朽的学伴制度的最新证据,用来否决山大的道歉,也远程地用来否定山大7月7日的声明。山大的被动局面来自于它所有举动的反噬。

  以学伴制度的全球化应用,来证明山大及大陆高校学伴同样正常,这是第一波评论的立足点。但这个立脚点很容易被证伪。一个越来越清晰的面貌是,华人世界的学伴制度与西方并不同,前者包括在台湾地区都演进为保姆型、陪护式学伴制度,体现了低任泉优势。

  论证到今天,都该清楚的是,这场论争中所说的学伴制度必须加以分类:一是学伴制度,一是华人圈(也许不包括香港)的学伴制度。区分的依据主要是,学校当局是强制还是顺其自然,学伴主导者是谁,学伴是伙伴还是伴侣,也就是两下的关系是否平等。

  粗略地说,大陆高校的学伴养成,主要是借鉴台湾的经验。检索两岸高校交换生的新闻,会发现对岸高校在学伴制度上同样用力过猛。一个最直接的考虑,是为了稳定交换生项目的运营,当山大引进这种做法时,“运营”的压力和动力更大,大尺度的变形也在预料中。

  学伴制度像一束光打在水面下,光出现了弯折。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为什么山大们的学伴制度会变成这样,会被脑补成不堪的样式?当然,必须预先说明,对这个问题的解答,一开始就是被限定的。到底能在解答的道路上走多远,取决于论者对国家战略的评价能力,及勇气。

  翻检新闻和学术资料,留学生计划作为教育决策的重要方面,其必要性与短板都被涉及到了。总体上看,这块的政策讨论相当克制,有着学者式的分寸感,但关键的决策问题、负面影响都被呈现——这是一个充满着建设性意见的议题,它能对标几乎所有的舆论争议点。

  比如,这个风波中的刻板偏见与歧视问题,实际上形成了针锋相对的两派。一派不忿于女生在学伴制度中被挑选的问题,视之为歧视;另一派则不以为然,反而指责前者骂洋人、骂女人、骂黑人,一鱼三吃才是歧视。但真正存在的歧视究竟是什么,恐怕不能含混带过。

  从词义上区分偏见与歧视也许是重要的。偏见指的是参差不齐的个人看法,只有当偏见付诸于行动、导致现实后果的情况下,偏见才转变为歧视,否则都是观念分歧。所以,山大学伴风波中,谁的偏见,谁受歧视,定位定性很重要,女权的政治正确不该混淆两者。

  有偏见的人,并不一定有能力制造歧视的后果,他们可能只是随便说说、或者人云亦云。这些人不该被整体性地归入“直男癌”或“群氓”范畴。山大学伴风波中的女性视角,在匆忙抨击对女生的污名化时,似乎忘记了浮皮潦草的高校米兔运动,这种忽左忽右的做法容易张扬锋芒,似乎也欠妥。

件的悬殊,早被地方院校粗暴换宿舍等社会新闻挑破,为本次风波早早埋下导火线。但层级更高的政策部署,却在它牵动的校园喧哗与社会争议中潜匿,歧视问题兴许成为群众斗群众。

  与剥洋葱类似,山大舆论风波来自于学伴制度,而学伴制度是留学生政策的衍生品,在实践中被注入不道德的谄媚,留学生政策则来自于国家重大战略,这是层层递进的关系。那么,究竟在哪个层面上讨论,要不要将讨论循序推进,显然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战略或政策部署,既是无权置喙的顶层设计部分,也包含东西价值观之争以及安排。具体到定向招募留学生政策,感觉更像是一种创伤后遗症的表现,主要体现为价值观输出模式的历史性调整。在孔子学院受挫之后,转向用本土基地的南向计划,替代桥头堡式西进策略。

  正如在深圳这一华为的“母舰”激荡东西方价值对垒,山大风波预示着相似的场景,在一些内外分界不得已地压缩后,国际事务中的南北问题被激活,而后叠加到本土,演化为日常,嫁接于国内舆论的母题,在人民之间产生碰撞,人民的小世界被引导而来的外星球撞击。

  易言之,全球化的冲撞,政策巨轮作出重大转向,山大及其同批高校更像是孔子学院的附体与变种,糅合了对内对外两种异质的教育目标,像是用一种临床试验激活尚未完工的教育进程,有的工期延宕,有的工期在赶超,就此激发出不可抑制的波澜。由点到面,由喧哗到难言,在寰宇之中定位中国、中国人。

  值得强调是,全球化不只是政府的安排,在文化层面,也包含着国民怎样理解这一中文语境里久已疏离的问题。山大这次风波,意见簇拥且交锋,大概指向这么一层蒙尘的需求。喧哗里,究竟是传统余绪未了,还是现代心意难平,零碎的答案散落各处,点解?

,查看更多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学伴

  山大学

  风波

  留学生

  偏见

  阅读 ()

  投诉